8848hr,巔峰培訓網

Home | 管理咨詢 | 職業認證 | 公開課 | 企業內訓 | 培訓師資 | 培訓搜索 | 北大研修 | 清華研修 | 分類廣告 | EDP

巔峰培訓論壇 > 失敗故事及商業失敗案例探討 >
你必須先進行登錄 才能發貼,注冊新會員請點這里.
今日貼數:6074 |主題總數:4781 | 帖子總數:6197 | 會員總數:2301

最新貼子 |  熱門貼子 |  搜索貼子 
  本版搜索:  
    您是本貼的第 1290 個閱讀者  
  主題:參與亂港活動收入如何?香港暴徒“工資條”曝光! 2019/11/15 10:23:00  
   zgzx1
   等級:論壇騎士(三級)
   積分:1780分
   注冊:2009-5-20
   發表:504(326主題貼)
   登錄:539
1  
參與亂港活動收入如何?香港暴徒“工資條”曝光!
     收多少錢鬧多大事!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共青團中央、中國青年報……等推文指出,持續五個月的香港修例風波,參與暴力活動領薪酬,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充足的資金保障,是暴亂活動能夠持續如此長時間的重要原因。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執行極端任務可得2000萬
    
     11月13日晚,長安劍推文披露了香港暴徒收錢鬧事的“工資條”:
    
     500至5000塊:這是普通學生參與暴亂的酬勞。錢多少,取決于參加游行的規模、在隊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襲擊警察等,女性示威者的酬勞高于男性。
    
     3萬塊:這是一個13歲小暴徒參加幾次暴亂活動后所獲酬勞。這些錢,幫助他換了新款iPhone手機、游戲機、名牌運動鞋等。
    
     1.5萬塊:這是《反蒙面法》出臺以后,為避免“勇武”暴徒可能退縮的情況,參加暴力活動者的酬勞,大幅提高至每天1.5萬塊。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500萬塊:這是“勇武”核心成員收到資金以后,通過網絡或街頭招募的形式組織激進青年加入,將傭金的小部分給下面的“勇武”暴徒后,自己獨占的“大頭”。兩個月,凈賺超500萬。
    
     2000萬塊:這是在發動10月1日大游行前,“招募死士”計劃所提供的“撫恤金”。“死士”需執行包括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后嫁禍、縱火等一系列極端任務。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啼笑皆非的“勞資糾紛”
    
     如上文透露,隨著港府、港警毫不動搖止暴制亂,為了避免暴徒退縮,其鬧事的“酬勞”也一路水漲船高。
    
     在上述最新“工資條”披露之前,也有媒體零星報道過暴徒收錢標準,對比之下遠沒有如今這么“豐厚”。
    
     中國新聞網8月刊文披露,搞事有錢收,每次可獲發500元及一餐飯;站在前頭那一批搞事者,每人一天收取8000元;如有方法令警察間接喪生,例如投擲物件令警察失救致死,每個更可獲高達5萬元。港媒還曾曝光,有香港青年認為“工作好簡單”呼吁朋友一起賺錢。
    
     但事情真的如有些香港青年認為的這么“簡單”嗎?政知見 還留意到一些啼笑皆非的報道,有香港青年在完成“工作”后因為分贓不均鬧出“勞資糾紛”。
    
     人民日報海外網轉載《大公報》報道顯示,一名香港女生自曝曾參與多次示威活動,例如前往機場舉牌、蒙眼,配合完成“套戲”。可到了最后“出糧”時刻,卻遭到暴徒強行查看和摔碎手機。當她表示不再參與活動時,又受到威脅。拉她入伙的師姐對其恐嚇稱:“不聽話就公開資料,毀你前途。”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背后金主是誰?
    
     暴徒的“工資單”被曝光,自然有讀者關心,背后的金主是誰?
    
     長安劍推文指出,這個“地下錢莊”就是美西方反華勢力、香港本土反對派勢力禍港亂港的金庫。其股權關系復雜,主要有“一大四小”五個“股東”。
    
     “一大股東”即美國的一些非政府組織(簡稱NGO)及金融資本集團。“大股東”在香港又物色具體的組織及合適的人選,充當其“經理人”,構成了其龐大繁雜的“股權體系”。之所以雄踞“大股東”位置,那是因為修例風波中一半以上的暴力活動資金均來源于此。
    
     “四小股東”分別為專門成立的612人道支持基金會、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香港教會、小團體募捐。
    
     五個多月來,“地下錢莊”的“黑金”除了支付游行人員和暴徒的薪酬外,還會大量購買防毒面具、安全帽、身體護具、護目鏡、鐳射筆、照明電筒、攝影器材等一系列裝備物資。同時,策劃反動文宣、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醫療救助和心理輔導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斷地支出大量費用。
    
     何為法律援助?長安劍推文舉例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等組織一直為被捕人士提供會見律師、提供資金補貼、出借保釋金等法律援助。
    
    
     再看看香港亂局的幕后推手和組織(2樓附名單)!
    
    
     香港,你需要一個社會主義方案!
    
     常見的“做惡套路”希望相關部門能改進監管!
    
     喝區塊鏈加持的茅臺酒,還會有假嗎?
    
     北大教授:中國教育徹底競爭化了是沒有出路的
    
    
2019/11/15 10:23:00
編輯該貼   回復該貼  
   zgzx1
   等級:論壇騎士(三級)
   積分:1780分
   注冊:2009-5-20
   發貼:517(336主題貼)
   登錄:539
2  
香港學生會緣何成了亂局急先鋒?
     港大學生會成員沖擊校委會之粗暴放肆,大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只有學生同意的才是真理,學校領導和教師堅持制度和原則,就要受到無情的批斗,完全違反學生尊師重道的精神。在視法治為社會核心價值的香港,在香港大學這所百年高等學府,竟然上演學生斗老師、砸爛學校制度的驚人一幕,不能不令人感到震驚!
    
     香港反修例風波發展至今,暴力亂港者近乎著魔、失智,打砸招搖于市,私刑習以為常。
    
     極為遺憾的是,在過去數月的亂局中,香港多所高校的學生會站到了“政治風眼”,在不少在港就讀學生眼中,昔日的象牙塔,如今很難保得幾張平靜的書桌。
    
     7月,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行“光復港大”集會、抨擊校長未能“與學生同行”;8月,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購買鐳射筆被警員逮捕;9月,香港10家高校學生會呼吁學生開學罷課;
    
     10月,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呼吁全體學生就校長拒絕與戴口罩畢業生握手一事“自發行動”;如今,內地學生在香港科技大學校園內遭遇黑衣暴徒“私刑”、該校學生會發起針對異見學生的起底行動。
    
     為何高校學生會成了亂局中的急先鋒?
     港大學生會的財力有多大?
     學生會為何能這樣“黃”和這樣“牛”?
     什么是香港學生會中的“深黃傳位制”?
     ……
    
     俠客島特別約請了1984年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1985-86年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學界民選代表馮煒光談談他眼中的港大學生會。
    
     以下為馮先生的陳述,一起來讀。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內地學生在香港科技大學校園內被“私了”
    
    
     一
    
     香港十多家可以頒發大學學位的大學、學院都有學生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則是其中龍頭。由于香港大學歷史悠久、100 多年來人才輩出,學生會所承接的畢業生“回饋”數量眾多,財政實力也異常雄厚。
    
     2012年3月12日,當香港特首選舉進入沖刺期時,香港大學學生會一口氣花了逾30萬港元在香港八家報紙刊文質疑候選人梁振英。
    
     這令當時尚是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梁振英公開表態:“(此舉)可能會影響選情!”而此事也恰恰說明,港大學生會一是有錢,二是在政治上相當活躍。
    
    
     港大學生會究竟有多少財力?
    
     1984年,我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有一天被大學的庫務處請去在核數報告上簽名(香港法律要求由學生會負責人簽署核數報告,以示接納核數師的審核結果;銀行戶口及投資由學校庫務處代管,并聽命于當時在任的學生會干事會),學校的司庫告訴了我這一由我領導的機構的現有儲備:總計700萬港元的香港藍籌股票。
    
     這筆龐大的金錢主要是近百年來各位學長不斷捐贈的結果;而因為持續有收入入賬來抵銷開支,這些儲備一直只收取股息,不斷滾存,基本上沒有被動用過。
    
     因此,上述于2012年一口氣花30多萬港幣買廣告的事情,對于1984年既已擁有700萬港元藍籌股的香港大學學生會,無疑是“小事一樁”。
    
     1984年中旬,由李嘉誠新近購入的和記黃埔突然宣布每股和黃股票要派4港元特別股息,當時香港大學學生會因為擁有3萬股和黃股票,可獲派12萬港幣。我們一眾大學生們還召開了評議會(學生會的立法機關)特別會議,討論如何運用這筆意外之財。
    
     以上事例或可供各位一覽,一所香港高校的學生會所能擁有的歷史遺存、社會地位、財政實力。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1984年的馮煒光(站立者左二)
    
    
     二
    
     有人問,香港高校學生會如何能“代表”全體在校生?
    
     還是從香港大學說起。港大學生會會章中的“會員”一項明確規定“所有大學全日制學生都是學生會會員”,這便是學生會獲得“代表性”的殺手锏——要求每位本科生都是會員的“必然會員制”。
    
     香港大學為了協助學生會收取會費(盡管在法律上,香港大學和香港大學學生會是兩個不同組織),會在每年發出學費單給學生時,要求學生額外付150港元學生會會費。
    
     很多學生不知就里:既然以萬計的學費都交了,不差那150港元。如此,港大學生會便可以每年很輕松地收到以百萬計的會費。
    
     近年來,有同學開始覺醒,尤其是內地同學,會特意不付這150港元。但沒有繳付會費便不能拿到學生會的任何福利,包括每年發給學生的禮品包、以及不得使用學生會所管理的會議室和活動室等。
    
     對學生會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這150 港元,而是“代表性”:絕大部分本科生“被入會”后,學生會便可以在政治上大力聲稱他們是唯一代表全體香港大學本科生的合法組織。
    
     此外,目前香港的大多數高校學生會在法律地位上系和學校平起平坐的社會團體。1949年,香港大學學生會率先在警務處進行獨立注冊,正式脫離大學管控;隨后不久,香港中文大學、城市大學、浸會大學等校學生會亦紛紛“獨立”。
    
     這種學校和學生會平行運作的機制,使得高校學生會原則上除了對全校本科生及各成員書院學生會負責之外,不對學校、更不對其他任何組織及個人負責。
    
     這無疑與英國人鼓勵學生自治的傳統相關: 學生會主席的選舉通常采取全校學生不記名投票的公選方式,組織架構則承襲自英式三權分立的架構和理念。
    
     在1984年我出任會長時,此種制度設計已行之多年,其原意是好的;但當學生會在政治上越走越遠時,如此“獨立”的流弊便顯而易見。
    
     在1997年之前,英國人不是看不到這個危險,但當時英人也同時設計過一系列應對策略:
    
     當時香港的大學只有2家(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管理起來比較容易,況且香港總督又出任校監(實質握有大學的資金來源),“越權”握有包括學生會全部資產在內的實際控制權,大學校方不會不配合,更絕不敢提“不歡迎警察進入大學校園”等荒謬倡議。
    
     那時候學生中表露愛國、“火紅”心聲的大有人在,但大學校方從來沒有因為警察拘捕學生而發聲明譴責。
    
     1970年香港的保衛釣魚臺事件中,英國人警司威利在維多利亞公園大肆拘捕愛國港大學生,甚至在學生示威現場把學生打個頭破血流,也未聞港大有發聲明譴責警方。
    
     港英當時的警隊設有政治部,學生會干事的行動備受監控;在學生會出任過會長的、尤其表達過“支持香港主權屬于中國”的,根本不用想考取任何政府類工作。
    
     我在1984年底離任港大學生會會長, 1985年初開始找工作,擬投考廉政公署的社區關系主任(赴社區或學校宣傳廉政),但廉政公署連申請表格也不肯發一張給我。
    
     那個時代出任學生會會長或副會長,只能和政府工作(哪怕是極邊緣的職位)絕緣。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香港理工大學校長拒絕與戴口罩畢業生握手,該校學生會就此發布聲明譴責校長。
    
    
     三
    
     而到了如今,很多人問為什么香港高校學生會能發展到“群黃”之境?(2014年香港占中運動時示威人士以黃絲帶作為標志性飾品,此后坊間以“黃”“黃尸”等代指香港民主派支持者。)
    
     這首先與近年普遍得見的“保持本土性”“保持政治上激進”的學生會政治化趨勢相關。
    
     過去三十年,香港各大學生會和其代表組織“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逐漸形成了“反中”傳統。
    
     而近年來,一向擅長做學生工作、搞社交媒體運營的泛民主派從中作梗,為學生會中的反中積極分子提供事實上的“旋轉門”,使得一些學生會負責人畢業后可直接擔任泛民政黨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的議員助理,進而被培養成青年事務部負責人、發言人,并向區議員方向發展。
    
     針對想專業從政的學生,每4年選舉一次的450多個泛民席位可提供3.6萬港幣的月薪、津貼,另加每月4.5萬港元實報實銷津貼(這筆津貼又可以用來雇用下屆“深黃”同學);若有幸當選立法會議員,每年薪津再加上各種補助合共逾 400 萬港幣一年。
    
     如果有想繼續學業的,泛民也可幫助學生會成員赴劍橋、哈佛等英美名牌大學留學。比如曾因參與占中而入獄的羅冠聰,大學入學考試雖然不夠分入讀香港大學,但卻可因前立法會議員、甚至曾入獄的“光榮”背景,去耶魯大學繼續學業。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羅冠聰赴耶魯繼續學業
    
    
     此外,學生會日益變黃也與其近年來興起的“傳位”方式相關。
    
     香港諸高校學生會如今流行一種承傳方式,即由上一屆干事會來“物色”下一屆干事會人選,這樣便可確保上一屆的政治路線能始終不走樣、不變型。
    
     由于這幾年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干事都是深黃的,于是很自然下一屆也是深黃的。
    
     至于這種“上一屆物色(形同指定)下一屆”的情況能出現,是因為愿意放下學業(出任會長和副會長要休學一年)的同學非常少,內地學生更不會作如是選擇,于是為了不出現斷層,上一屆在快要離任時便會透過各方法去提前找好立場一致的接班人。
    
     在深黃之中,是否就完全沒有愛國同學參加角逐學生會干事會?
    
     當然是有的。就在2018年初,便有幾位香港本地的愛國同學躍躍欲試,但學生會2017屆干事會認定這幾位同學背景不純,是“紅底”,于是用盡一切方法把幾位同學的參選資格取消掉(DQ)——“一切方法”包括指責這幾位同學填寫的表格在該用英文大楷時,錯用了小楷。
    
     那么在制度上,是否有任何可能、比如以投票形式否決學生會深黃干事會?
    
     從法律上講,只要學校默許,愛國同學完全可以另起爐灶、建另一個學生組織,但就此前經驗,深黃學生會往往會依靠其雄厚財力、或向黎智英籌款、或請李柱銘幫打官司來拿法院禁制令等,令新組織無法運作。
    
     學生會的權力來源自同學一人一票的授權,但如今很多同學不投票,故各大院校學生會換屆投票率(也即“變色”可能)都很低,不到20%。
    
     讓我們稍感安慰的是,在香港高校學生會現有成員中,也不是所有活躍分子都是“黃”的。
    
     比如一個歷史悠久的學生會屬會——“國事學會”,在一般情況下,其活躍會員都是愛國愛港的;據我所知,在10月中旬,國事學會就組織了40 位港大本科生到寧夏走訪調查,對這一內地省份的經濟社會狀況加以了解。
    
按此在新窗口瀏覽圖片

     香港大學學生會組織架構一覽
    
    
     四
    
     單看香港大學學生會,雄厚的歷史資源、財政資源、泛民勢力等使其在近年來“長保黃色”。再加上現在大學校監是名譽性質,和英國總督年代的情況相距萬里,要在一時三刻間改變香港各高校學生會的顔色,恐怕并不現實。
    
    
     但我始終覺得,正義只會遲到,不會不到。
    
     客觀認識國家、衷心表達對國家的愛護的學生會成員還是有的,他們的“星星之火”能否“燎原”,要待各方大力支持——只有香港各界凝心聚力,才能讓這火種不被人為熄滅,并越來越旺盛。
    
     文/馮煒光
    
     鏈接:大戲!“港獨”基金會分贓不均開始“狗咬狗”
     其實,從“非法占中”到“反修例”暴亂,香港這幾年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都衍生出了一個個所謂支持抗爭的“基金會”。而無一例外的是,他們的資金使用都受到了質疑。
     還有內部人透露,“612基金”其實里面的報表和數據都是隨便編造,偽造捐贈和支出數目。很多資金已洗白被主要成員瓜分侵占,只有很少部分用于被拘捕人員的法律救援和受傷人員的醫療費用。
     其實,這也沒什么奇怪的。這個由“港獨”頭目成立的基金會能有什么操守底線?他們從接受資金、募集資金到輸出資金,歸根結底都可以概括為兩個字——生意。與其說為“反修例”暴亂分子提供“人道救援”,還不如說是為了自己的政治資本、選票及個人財富……
     近日,香港匯豐銀行組織專人對“星火同盟基金”賬戶進行檢查,發現該基金在該行備案為建筑公司,但無工程款項收支,只有捐款收入和醫療費、安家費等支出。并且,其資金流向涉嫌嚴重的貪腐問題……
    
2019/11/15 10:37:00
編輯該貼   回復該貼   刪除該貼  
1/1 頁 每頁 10 貼 本主題貼數 1   分頁: [1] 轉到
管理選項:  刪除  | 總置頂  | 置頂  | 精華  | 普通  | 轉移該貼到:
 
快速回復(必須登陸成功才能發表)
 用戶名:  密碼:
 主  題:* 不能超過50個漢字或者100個字符
粗體 斜體 下劃線 居中 空格 超級鏈接 插入圖片 插入Flash 飛行的文字 移動的文字
 

 
  
 
高層管理者培訓與發展服務網-EDPSP.com
通信地址:北京市北三環中路67號中央新影廠主樓5樓
聯系電話:010-51656461 QQ群:13083502
巔峰培訓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48987號 .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